阿裏各个合夥人:從十八羅漢到36的故事

阿裏剛成的時候,媒體還很喜歡盤點“十八羅漢”都去了哪裏,誰還在,誰不知所蹤,也會順帶把他們的身價計算一番。現在這事兒沒人來更新了,因為“十八羅漢”早已是老黃歷——現在的阿裏高管層,早已被新鮮血液覆蓋。

20年前的十八羅漢,名氣大權位高的是蔡崇信和彭蕾,蔡崇信的故事流傳最廣,身為InvestorAsia副總裁的他說要加入阿裏時,馬雲差點掉進西湖。彭蕾最早的身份是“隨軍家屬”,因為丈夫孫彤宇決意跟隨馬雲,才辭了工作加入這個位於湖畔花園的奇怪組織。半年前彭蕾一則言論火爆網絡,“無論馬雲的決定是什麽,我的任務都隻有一個,幫助這個決定成為最正確的決定。”但之後彭蕾又在微博含蓄表達了對網民隨意幫她熬雞湯的不滿。

在幾年前於阿裏內網發布的,包含這句雞湯的回應帖中,彭蕾也第一次道盡當年一些事,自己如何加入阿裏的,和孫彤宇如何離婚又復婚。當然,身為阿裏2號員工,曾那麽執著追隨馬雲去京,孫彤宇的離開依舊是謎。

大眾所知蔡崇信最卓越的貢獻是幫阿裏找錢。1999年10月,阿裏第一次融資500萬美金,資方是高盛,InvestorAB等。一家在民房創業的小公司怎麽會拿到高盛和新加坡資方的錢?答案是Joe蔡在融資過程中,偶遇當年高盛老同事,才最終搭上線,而新加坡那家AB,是Joe蔡的老東家。

蔡崇信為什麽要加入阿裏,多年後他接受《福布斯》采訪時作過完整回答。這一答案也和此後眾多加入阿裏的高管的回答相似。

2號人物蔡崇信,比馬雲更神秘,不說,不講,不露面,不在杭州辦公。但阿裏遇到錢上面的大問題,都歸他管。這種局面直到2007年左右才被打破。

“十八羅漢”中也是阿裏現任合夥人的另外還有,戴珊,蔣芳,吳泳銘。

廣東人陸兆禧晚來幾個月,工號就排到129號了。這位在廣東主管B2B銷售的高管後被調到北京總部,開始接觸集團事務。他善於打仗,精通營銷,是阿裏成長期最需要的那種人才,外界對他的評論是“沈默”、“低調”。《福布斯》似乎很好奇蔡崇信和陸兆禧之間的故事,問了許多八卦問題,如“陸兆禧是如何加入阿裏高級管理層的”、“你是否曾與陸一起工作過”之類。蔡崇信對陸的評價是“實幹”。

陸兆禧

“空降兵”為上市而來

2007年左右,位於杭州的阿裏總部多了許多新面孔。這些要麽來自“四大”會計事務所,要麽精通企業發展的戰略問題,要麽30歲就成為500強最年輕CEO的“新人們”,構成阿裏高管層的新格局。

將在7年後接替蔡崇信工作的是一位看起來很穩重的女士,她2007年中加入阿裏即任執行董事兼首席財務官,這完全因為她的專業背景:在畢馬威工作達14年之久。阿裏官方用一句話形容了她到來後的突出貢獻:領導了公司財務體係的建設,並幫助公司當年成功在香港上市。

阿裏有兩位女性領導最為知名,除彭蕾外就是財務出身的武衛,在福布斯周刊2015年發布的亞洲商界權勢榜中,她位列8位大陸女高管其中之一。

那兩年和她一起空降阿裏的外來人士還有,衛哲、曾鳴、王堅、井賢棟、張勇等。他們集中到來於2006年到2008年之間,這也意味著就是這幾年,阿裏內部正發生重要而深刻的變化。

“衛哲是目前很罕見的專業人才,既有很棒的傳統管理經驗,同時又具備互聯網精神。”馬雲這樣評價這位32歲就當上世界500強“最年輕的中國總裁”,他來阿裏前的身份是百安居中國總裁,那時他已經幹了四年了。

衛哲的履歷很好地闡釋了“罕見”二字,才30來歲的他,已先後在萬國證券、國際證券、普華永道、翠豐集團等工作過,這驗證了他註定是個不安分的人,一直在尋找更大舞臺。2006年11月衛哲正式加盟阿裏,擔任阿裏巴巴公司總裁和集團執行副總裁,是阿裏當年最受矚目的明星,外界關註的焦點。

明星隕落於2011。媒體用了“馬雲揮淚斬衛哲”這樣的字眼來形容他的離職。離開的公開原因是,B2B平臺出現1107名供應商涉嫌詐騙,這違背阿裏價值觀,衛哲引咎辭職,史稱“衛哲事件”。

2008年加入的王堅博士一直被媒體形容為阿裏內部的“悲情人物”,他是阿裏鐵軍中略顯理想主義的存在,加入阿裏的任務是做阿裏雲。王堅博士到底會不會寫代碼,成了他到來最初幾年公司內外議論的話題,大家對此持疑問,很大原因是博士是心理學專業出身,之前也一直研究心理學。

轉行科技領域之後,王堅博士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有人說當時的阿裏需要這樣的厲害人物,或者頭銜。

不管如何,王堅博士帶領一眾夥伴加入了阿裏,開始做BAT誰都沒做過的雲業務。李彥宏說這是新瓶裝舊酒,馬化騰說得做一千年,馬雲的做法看起來是啥都別想開始幹。

阿裏雲會搞成怎麽樣是個復雜話題,但這是阿裏的102年大計。馬雲相信技術。

王堅

王堅博士做雲8年後,摩根士丹利發布公告稱,阿裏巴巴的雲計算業務“阿裏雲”正快速崛起,估值高達390億美金,並預測阿裏雲將在未來三年保持高速營收增幅。不知曾在年會因孤獨而大哭的王堅博士在逐漸看到希望之時,內心又是怎樣的感受。

在阿裏雲計劃實施過程中,一位叫“曾鳴”的高管表現出最濃厚的興趣,據阿裏雲第一任技術總監林晨曦記載,阿裏軟件合並那一天,這位曾鳴教授就曾坐高鐵從杭州到北京查看,擔心大家心思浮躁要離職,而到了一看所有人還是進進出出忙個不停,他連坐的地方都沒有,這才又離開北京。

曾鳴被稱為阿裏“軍師”,於2006年加入,之前一直在長江商學院。請來一位長江商學院教授寓意何在?答案是研究企業發展戰略,及阿裏思想體係的傳承。2015年曾鳴成為“湖畔大學”教務長。

2006年,當時的商界大佬陳天橋正在研究盛大的轉型,策略是由遊戲轉向家庭娛樂業務。4月,廣電總局一紙禁令,盛大做電視盒子的計劃泡湯。該公司一位叫張勇的高管一年後離開了盛大,加入還未上市的阿裏巴巴。

1972年出生的張勇履歷簡約:畢業後在安達信,後公司被普華永道收購,之後在盛大待了兩年,背景一直是財務。上周張勇上任阿裏董事局主席,他的故事也被反復報道了,當年是被獵頭挖到阿裏的,主要任務是幫阿裏上市。在阿裏創辦8年之後到來,他的工號是一萬兩千多號。

2006年到2007年間加入阿裏的人才各就各位,共同為一件大事忙碌著。

2007年11月,阿裏巴巴網絡有限公司以B2B業務作為主體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融資116億港元,創造歷史。

阿裏悄然開啟“十八羅漢”與“空降兵”共同組成的全新管理時代。

合夥人製度與新CEO

阿裏首次上市後,張勇也開始接觸兩項新業務:快滿5歲的淘寶和新B2C業務淘寶商城。淘寶的任務是盈利,淘寶商城的目的是“消費升級”,同時狙擊已經發展起來的京東商城。戰場上也開始彌漫移動互聯網開戰前的硝煙。

在阿裏介紹張勇的相關文稿上我們已經看到,“張勇幫助淘寶在09年年底實現盈利。”其中張勇的身份不僅是財務官,也參與設計了淘寶的商業模式。

在阿裏犯過嚴重錯誤的高管極少有可能再深入高層,從這一點看2011年10月發生的“十月圍城”事件恐怕不算什麽“錯誤”抑或失職,而應看作天貓發展過程中的一次危機。那麽評價管理者是否稱職,則主要看危機處理能力如何,是否幫公司平安度過危機。從“結果論”來看,張勇是成功的。他在事後采訪時也多次表達,自己是“十月圍城”男一號,馬老師是擋刀的。這次危機的根源是,阿裏需要天貓來實現營收。

張勇

許多文章已經幫我們對這個70後上海男人有了更多了解,發明了“雙十一”,性格內斂沈穩,正式開通微博前還說自己“一直用小號潛伏在圍脖”,多年來一直在杭滬兩地來回跑。

這些“空降軍”來阿裏兩三年後,阿裏新合夥人製度浮出水面。2010年,合夥人製度出臺,共有34人成為阿裏合夥人。這是阿裏合夥人“團體”第一次發生更替。

2013年的電商界,人們圍繞關於阿裏的一個疑問句興奮地猜測著。馬雲要辭去阿裏巴巴CEO,繼任者會是誰?普遍猜測有四個人選,彭蕾,軍師曾鳴,“救火隊長”陸兆禧及“沒有故事”的張勇。外界傳彭蕾和曾鳴呼聲很高。

2013年3月11日,是阿裏歷史的重要日子,13年前加入的陸兆禧掌握了集團除馬雲外的最高權力。馬雲對他的評價是,“對新事物的學習能力、對關鍵問題的決斷力、強大的執行力令人印象深刻”。此外,他還借用了林肯在葛底斯堡發表演講時的一個句式,來表明阿裏是一家完全的社會型企業。

還是在福布斯那篇采訪中,蔡崇信介紹了阿裏合夥人的工作方式。“合夥人製與公司製在架構上存在很大區別。你不能要求或命令對方怎麽做,解決問題基本靠討論,有時還有爭論。”他提到,自己當時在努力讓陸兆禧在CEO的位置上“感到舒服”。

陸兆禧在這一高位上任職2年,期間完成兩次重大並購,收購高德和UC,也發生一次失利,“來往”沒做成。外界普遍認為,正是“來往失利”,以及陸兆禧在無線業務上的策略與馬雲發生分歧,最終造成發生於2015年中的一次重大人事變動。

2015年5年10月,張勇接替陸兆禧成為阿裏巴巴集團CEO。之後陸調任為阿裏董事局副主席,一年後,阿裏宣布陸退休,成為阿裏榮譽合夥人,正47歲。

無論如何,在第二次於紐交所上市半年後,阿裏集團開啟“逍遙子”CEO時代。

阿裏眾多高管CFO出身,為何張勇走得更遠?答案在2011年馬雲和張勇的一次對話中可見端倪。據張勇對媒體回憶,阿裏宣布淘寶業務一分為三後,馬雲問過他一個問題,業務越來越大,做業務還是財務,你必須選一個。張勇回答,做業務有意思多了,“我就不回財務了。”

沈穩實幹、財務背景的張勇出任CEO,銷售出身的陸兆禧退休,外界評論此舉標誌阿裏集團已至“守成”階段,穩定發展、不出錯最重要。

等到阿裏於2015年再添四位合夥人的時候,集團已走至業務十分廣泛的階段。“並購來的人才”俞永福(來自UC)和趙穎(來自雅虎中國),在畢馬威工作13年、專管平臺風險的鄭俊芳,在阿裏體係中歷經13年成長,分管農村淘寶的孫利軍四位正式成為新的阿裏合夥人。

權力交接之際,不少當年的元老也迎來人生新故事。

彭蕾2016年卸任螞蟻金服CEO,由2007年進入阿裏的井賢棟接棒。對此彭蕾發表文章說“我沒離開,隻是換種方式陪伴大家。”2016年福布斯發布“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100名女性”,彭蕾位列第35位。

2016年,陸兆禧、薑鵬榮退,成為榮譽合夥人,不再行使合夥人權利。

蔡崇信也慢慢開始做更多自己感興趣的,和體育有關的事。2017年12月1日,阿裏脫貧基金會成立,預備未來5年投100億,就任基金會副主席的蔡崇信領了三個項目:青少年體育教育、職業教育與教育脫貧。他稱這不是領KpI,是“拿著我喜愛的項目”。他還曾亮相阿裏與NCAA的合作,現場打籃球5分鐘進5球,他個人在2018年4月還收購了NBA籃網隊49%的股權。一個完全的“體育迷”。

這位2號人物有沒有想過某一天掌握更高權力?蔡崇信在采訪中作出回答:“在我擅長的世界裏,我感到非常自信、非常自如。我沒有想過大包大攬,我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麽。”

2017年2月,阿裏集團宣布新增四位合夥人,其中兩位有技術背景的胡喜和吳澤明均為80後,加入阿裏超過10年。阿裏開啟合夥人的“80後”時代。

吳澤明(左)胡喜(右)

阿裏合夥人製度在實踐著馬雲想要的“傳承”。這或許也是他一直提到的“虛實結合”。

1999年,馬雲撒下合夥人種子

2018年9月10日教師節,早就“悔創阿裏”的馬老師宣布了阿裏巴巴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條人事任命,自己將從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由CEO張勇接任。此舉意味馬雲放出了最後的權力。他幾年前單膝下跪的視頻被大量傳看,眾人震驚的同時也開始回味馬雲曾說過的那些話,說這幾年對慈善、環保、教育的興趣越來越大,說自己還想回去當老師,說下輩子再也不做電子商務了。

無疑馬雲已背負太多。單膝下跪,像想要卸下重擔。

新的托付交到張勇手中,他對此有何感想?幾年前張勇上任CEO時曾對媒體說過這麽一段話。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做阿裏巴巴集團的CEO,從來沒有想過。到今天更多的是一個責任,和一個歷史的機遇。怎麽樣跑好這一棒,能夠不辜負於大家的信任,馬老師的信任。”

這個“從來沒想到”,張勇說了兩次。

這種沒想到,和十幾年前蔡崇信的沒想到形成呼應,也解釋了蔡當年放棄高薪,加入阿裏的最終原因。

“有天我問你(馬雲)能不能給我一份即將成為原始股東的名單?隨後我收到一份傳真,上面還有很多人,我真的感到很驚訝。基本上在馬雲公寓工作的所有人,從第一天起就成了創始人。馬雲將很大一部分股權讓給了創業團隊。從第一天開始他的心懷就是開放的,與人分享的。我真心佩服他。”

“這家夥有能力將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是個有影響力的領導者。馬雲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業,那就是最終說服我的原因。”

現在的馬雲看起來正逐漸將自己從阿裏剝出,但這是件復雜難辦的事,畢竟“阿裏從來不隻屬於馬雲,但馬雲會永遠屬於阿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