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ing Technology,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US telco AT&T is reportedly in talks to snap up ad tech firm AppNexus for a possible $1.6bn (£1.2bn), according to Wall Street Journal, in a move that would equip it with firepower enough to take on the likes of Facebook and Google in the advertising space.

The news emerges just a week after AT&T’s $85bn (£64bn) acquisition of Time Warner, while a bid for the New York programmatic specialist would likely be backed by the complete buyout of Otter Media, a video streaming company already part-owned by the telco, and a number of smaller ad tech deals.

Pinpointing your target customers through Programmatic Buy and online advertising strategies.our specialists will help to maximise results by focusing on the right person at the right time.

Following AT&T’s purchase of the media giant, the group’s CEO, Randall Stephenson, told CNBC there would be further mergers to cement an advancement in advertising; “You should expect some smaller, not like Time Warner, but some smaller M&A in the coming weeks to demonstrate our commitment".

Meanwhile, asked about an upcoming play for AppNexus, AT&T advertising and analytics CEO, Brian Lesser, reportedly didn’t confirm, but did concede that, “we need more tech”.

‘More tech’

Since his appointment to the role last year, having previously served as GroupM North American CEO and as a board member of AppNexus itself, Lesser has been tasked with advancing the telco’s ad business based on data from its TV, mobile and broadband services.

He’s also tasked with managing ad inventory on the company’s pay-TV offering, of which AT&T is now the largest provider in the US following the acquisition of DirecTV. However, given a slowdown in subscriber rates, AT&T is moving towards an ad-supported streaming service, DirecTV Now.

introduces Mia Cucina’s Italy premium kitchen appliance collection – offers stylish gas cooker with built-in hob. Powerful 8kW gas stove is perfectly tailored to Chinese style cooking with easy-to-clean and high efficient features.

This is where AppNexus could be a real boon; as AT&T would be looking to tap into its wealth of user data to target and serve different ads to different households, known as addressable advertising, the ad tech could provide the full platform, technology and know-how to achieve this.

In terms of competing against the ad tech dominators, Facebook and Google, and to a slightly lesser extent Netflix, a merger would allow AT&T to fully capitalise on its masses of hard-to-come-by wireless consumer data and a range of ad formats including TV and digital video.

Settle the payment of credit card payment debt personal loans with low interest rate and flexible repayment tenor. Clear all your card debts and achieve greater financial flexibility by applying our service now!

相關文章:

pandora has joined the programmatic audio arms race

We talked about the effectiveness of programmatic buying

has brought VR (virtual reality) to programmatic ad buying

Buzzfeed is reportedly laying off a further 20 of its

contributing their two cents in every possible publication

阿裏各个合夥人:從十八羅漢到36的故事

阿裏剛成的時候,媒體還很喜歡盤點“十八羅漢”都去了哪裏,誰還在,誰不知所蹤,也會順帶把他們的身價計算一番。現在這事兒沒人來更新了,因為“十八羅漢”早已是老黃歷——現在的阿裏高管層,早已被新鮮血液覆蓋。

20年前的十八羅漢,名氣大權位高的是蔡崇信和彭蕾,蔡崇信的故事流傳最廣,身為InvestorAsia副總裁的他說要加入阿裏時,馬雲差點掉進西湖。彭蕾最早的身份是“隨軍家屬”,因為丈夫孫彤宇決意跟隨馬雲,才辭了工作加入這個位於湖畔花園的奇怪組織。半年前彭蕾一則言論火爆網絡,“無論馬雲的決定是什麽,我的任務都隻有一個,幫助這個決定成為最正確的決定。”但之後彭蕾又在微博含蓄表達了對網民隨意幫她熬雞湯的不滿。

在幾年前於阿裏內網發布的,包含這句雞湯的回應帖中,彭蕾也第一次道盡當年一些事,自己如何加入阿裏的,和孫彤宇如何離婚又復婚。當然,身為阿裏2號員工,曾那麽執著追隨馬雲去京,孫彤宇的離開依舊是謎。

大眾所知蔡崇信最卓越的貢獻是幫阿裏找錢。1999年10月,阿裏第一次融資500萬美金,資方是高盛,InvestorAB等。一家在民房創業的小公司怎麽會拿到高盛和新加坡資方的錢?答案是Joe蔡在融資過程中,偶遇當年高盛老同事,才最終搭上線,而新加坡那家AB,是Joe蔡的老東家。

蔡崇信為什麽要加入阿裏,多年後他接受《福布斯》采訪時作過完整回答。這一答案也和此後眾多加入阿裏的高管的回答相似。

2號人物蔡崇信,比馬雲更神秘,不說,不講,不露面,不在杭州辦公。但阿裏遇到錢上面的大問題,都歸他管。這種局面直到2007年左右才被打破。

“十八羅漢”中也是阿裏現任合夥人的另外還有,戴珊,蔣芳,吳泳銘。

廣東人陸兆禧晚來幾個月,工號就排到129號了。這位在廣東主管B2B銷售的高管後被調到北京總部,開始接觸集團事務。他善於打仗,精通營銷,是阿裏成長期最需要的那種人才,外界對他的評論是“沈默”、“低調”。《福布斯》似乎很好奇蔡崇信和陸兆禧之間的故事,問了許多八卦問題,如“陸兆禧是如何加入阿裏高級管理層的”、“你是否曾與陸一起工作過”之類。蔡崇信對陸的評價是“實幹”。

陸兆禧

“空降兵”為上市而來

2007年左右,位於杭州的阿裏總部多了許多新面孔。這些要麽來自“四大”會計事務所,要麽精通企業發展的戰略問題,要麽30歲就成為500強最年輕CEO的“新人們”,構成阿裏高管層的新格局。

將在7年後接替蔡崇信工作的是一位看起來很穩重的女士,她2007年中加入阿裏即任執行董事兼首席財務官,這完全因為她的專業背景:在畢馬威工作達14年之久。阿裏官方用一句話形容了她到來後的突出貢獻:領導了公司財務體係的建設,並幫助公司當年成功在香港上市。

阿裏有兩位女性領導最為知名,除彭蕾外就是財務出身的武衛,在福布斯周刊2015年發布的亞洲商界權勢榜中,她位列8位大陸女高管其中之一。

那兩年和她一起空降阿裏的外來人士還有,衛哲、曾鳴、王堅、井賢棟、張勇等。他們集中到來於2006年到2008年之間,這也意味著就是這幾年,阿裏內部正發生重要而深刻的變化。

“衛哲是目前很罕見的專業人才,既有很棒的傳統管理經驗,同時又具備互聯網精神。”馬雲這樣評價這位32歲就當上世界500強“最年輕的中國總裁”,他來阿裏前的身份是百安居中國總裁,那時他已經幹了四年了。

衛哲的履歷很好地闡釋了“罕見”二字,才30來歲的他,已先後在萬國證券、國際證券、普華永道、翠豐集團等工作過,這驗證了他註定是個不安分的人,一直在尋找更大舞臺。2006年11月衛哲正式加盟阿裏,擔任阿裏巴巴公司總裁和集團執行副總裁,是阿裏當年最受矚目的明星,外界關註的焦點。

明星隕落於2011。媒體用了“馬雲揮淚斬衛哲”這樣的字眼來形容他的離職。離開的公開原因是,B2B平臺出現1107名供應商涉嫌詐騙,這違背阿裏價值觀,衛哲引咎辭職,史稱“衛哲事件”。

2008年加入的王堅博士一直被媒體形容為阿裏內部的“悲情人物”,他是阿裏鐵軍中略顯理想主義的存在,加入阿裏的任務是做阿裏雲。王堅博士到底會不會寫代碼,成了他到來最初幾年公司內外議論的話題,大家對此持疑問,很大原因是博士是心理學專業出身,之前也一直研究心理學。

轉行科技領域之後,王堅博士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有人說當時的阿裏需要這樣的厲害人物,或者頭銜。

不管如何,王堅博士帶領一眾夥伴加入了阿裏,開始做BAT誰都沒做過的雲業務。李彥宏說這是新瓶裝舊酒,馬化騰說得做一千年,馬雲的做法看起來是啥都別想開始幹。

阿裏雲會搞成怎麽樣是個復雜話題,但這是阿裏的102年大計。馬雲相信技術。

王堅

王堅博士做雲8年後,摩根士丹利發布公告稱,阿裏巴巴的雲計算業務“阿裏雲”正快速崛起,估值高達390億美金,並預測阿裏雲將在未來三年保持高速營收增幅。不知曾在年會因孤獨而大哭的王堅博士在逐漸看到希望之時,內心又是怎樣的感受。

在阿裏雲計劃實施過程中,一位叫“曾鳴”的高管表現出最濃厚的興趣,據阿裏雲第一任技術總監林晨曦記載,阿裏軟件合並那一天,這位曾鳴教授就曾坐高鐵從杭州到北京查看,擔心大家心思浮躁要離職,而到了一看所有人還是進進出出忙個不停,他連坐的地方都沒有,這才又離開北京。

曾鳴被稱為阿裏“軍師”,於2006年加入,之前一直在長江商學院。請來一位長江商學院教授寓意何在?答案是研究企業發展戰略,及阿裏思想體係的傳承。2015年曾鳴成為“湖畔大學”教務長。

2006年,當時的商界大佬陳天橋正在研究盛大的轉型,策略是由遊戲轉向家庭娛樂業務。4月,廣電總局一紙禁令,盛大做電視盒子的計劃泡湯。該公司一位叫張勇的高管一年後離開了盛大,加入還未上市的阿裏巴巴。

1972年出生的張勇履歷簡約:畢業後在安達信,後公司被普華永道收購,之後在盛大待了兩年,背景一直是財務。上周張勇上任阿裏董事局主席,他的故事也被反復報道了,當年是被獵頭挖到阿裏的,主要任務是幫阿裏上市。在阿裏創辦8年之後到來,他的工號是一萬兩千多號。

2006年到2007年間加入阿裏的人才各就各位,共同為一件大事忙碌著。

2007年11月,阿裏巴巴網絡有限公司以B2B業務作為主體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融資116億港元,創造歷史。

阿裏悄然開啟“十八羅漢”與“空降兵”共同組成的全新管理時代。

合夥人製度與新CEO

阿裏首次上市後,張勇也開始接觸兩項新業務:快滿5歲的淘寶和新B2C業務淘寶商城。淘寶的任務是盈利,淘寶商城的目的是“消費升級”,同時狙擊已經發展起來的京東商城。戰場上也開始彌漫移動互聯網開戰前的硝煙。

在阿裏介紹張勇的相關文稿上我們已經看到,“張勇幫助淘寶在09年年底實現盈利。”其中張勇的身份不僅是財務官,也參與設計了淘寶的商業模式。

在阿裏犯過嚴重錯誤的高管極少有可能再深入高層,從這一點看2011年10月發生的“十月圍城”事件恐怕不算什麽“錯誤”抑或失職,而應看作天貓發展過程中的一次危機。那麽評價管理者是否稱職,則主要看危機處理能力如何,是否幫公司平安度過危機。從“結果論”來看,張勇是成功的。他在事後采訪時也多次表達,自己是“十月圍城”男一號,馬老師是擋刀的。這次危機的根源是,阿裏需要天貓來實現營收。

張勇

許多文章已經幫我們對這個70後上海男人有了更多了解,發明了“雙十一”,性格內斂沈穩,正式開通微博前還說自己“一直用小號潛伏在圍脖”,多年來一直在杭滬兩地來回跑。

這些“空降軍”來阿裏兩三年後,阿裏新合夥人製度浮出水面。2010年,合夥人製度出臺,共有34人成為阿裏合夥人。這是阿裏合夥人“團體”第一次發生更替。

2013年的電商界,人們圍繞關於阿裏的一個疑問句興奮地猜測著。馬雲要辭去阿裏巴巴CEO,繼任者會是誰?普遍猜測有四個人選,彭蕾,軍師曾鳴,“救火隊長”陸兆禧及“沒有故事”的張勇。外界傳彭蕾和曾鳴呼聲很高。

2013年3月11日,是阿裏歷史的重要日子,13年前加入的陸兆禧掌握了集團除馬雲外的最高權力。馬雲對他的評價是,“對新事物的學習能力、對關鍵問題的決斷力、強大的執行力令人印象深刻”。此外,他還借用了林肯在葛底斯堡發表演講時的一個句式,來表明阿裏是一家完全的社會型企業。

還是在福布斯那篇采訪中,蔡崇信介紹了阿裏合夥人的工作方式。“合夥人製與公司製在架構上存在很大區別。你不能要求或命令對方怎麽做,解決問題基本靠討論,有時還有爭論。”他提到,自己當時在努力讓陸兆禧在CEO的位置上“感到舒服”。

陸兆禧在這一高位上任職2年,期間完成兩次重大並購,收購高德和UC,也發生一次失利,“來往”沒做成。外界普遍認為,正是“來往失利”,以及陸兆禧在無線業務上的策略與馬雲發生分歧,最終造成發生於2015年中的一次重大人事變動。

2015年5年10月,張勇接替陸兆禧成為阿裏巴巴集團CEO。之後陸調任為阿裏董事局副主席,一年後,阿裏宣布陸退休,成為阿裏榮譽合夥人,正47歲。

無論如何,在第二次於紐交所上市半年後,阿裏集團開啟“逍遙子”CEO時代。

阿裏眾多高管CFO出身,為何張勇走得更遠?答案在2011年馬雲和張勇的一次對話中可見端倪。據張勇對媒體回憶,阿裏宣布淘寶業務一分為三後,馬雲問過他一個問題,業務越來越大,做業務還是財務,你必須選一個。張勇回答,做業務有意思多了,“我就不回財務了。”

沈穩實幹、財務背景的張勇出任CEO,銷售出身的陸兆禧退休,外界評論此舉標誌阿裏集團已至“守成”階段,穩定發展、不出錯最重要。

等到阿裏於2015年再添四位合夥人的時候,集團已走至業務十分廣泛的階段。“並購來的人才”俞永福(來自UC)和趙穎(來自雅虎中國),在畢馬威工作13年、專管平臺風險的鄭俊芳,在阿裏體係中歷經13年成長,分管農村淘寶的孫利軍四位正式成為新的阿裏合夥人。

權力交接之際,不少當年的元老也迎來人生新故事。

彭蕾2016年卸任螞蟻金服CEO,由2007年進入阿裏的井賢棟接棒。對此彭蕾發表文章說“我沒離開,隻是換種方式陪伴大家。”2016年福布斯發布“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100名女性”,彭蕾位列第35位。

2016年,陸兆禧、薑鵬榮退,成為榮譽合夥人,不再行使合夥人權利。

蔡崇信也慢慢開始做更多自己感興趣的,和體育有關的事。2017年12月1日,阿裏脫貧基金會成立,預備未來5年投100億,就任基金會副主席的蔡崇信領了三個項目:青少年體育教育、職業教育與教育脫貧。他稱這不是領KpI,是“拿著我喜愛的項目”。他還曾亮相阿裏與NCAA的合作,現場打籃球5分鐘進5球,他個人在2018年4月還收購了NBA籃網隊49%的股權。一個完全的“體育迷”。

這位2號人物有沒有想過某一天掌握更高權力?蔡崇信在采訪中作出回答:“在我擅長的世界裏,我感到非常自信、非常自如。我沒有想過大包大攬,我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麽。”

2017年2月,阿裏集團宣布新增四位合夥人,其中兩位有技術背景的胡喜和吳澤明均為80後,加入阿裏超過10年。阿裏開啟合夥人的“80後”時代。

吳澤明(左)胡喜(右)

阿裏合夥人製度在實踐著馬雲想要的“傳承”。這或許也是他一直提到的“虛實結合”。

1999年,馬雲撒下合夥人種子

2018年9月10日教師節,早就“悔創阿裏”的馬老師宣布了阿裏巴巴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條人事任命,自己將從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由CEO張勇接任。此舉意味馬雲放出了最後的權力。他幾年前單膝下跪的視頻被大量傳看,眾人震驚的同時也開始回味馬雲曾說過的那些話,說這幾年對慈善、環保、教育的興趣越來越大,說自己還想回去當老師,說下輩子再也不做電子商務了。

無疑馬雲已背負太多。單膝下跪,像想要卸下重擔。

新的托付交到張勇手中,他對此有何感想?幾年前張勇上任CEO時曾對媒體說過這麽一段話。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做阿裏巴巴集團的CEO,從來沒有想過。到今天更多的是一個責任,和一個歷史的機遇。怎麽樣跑好這一棒,能夠不辜負於大家的信任,馬老師的信任。”

這個“從來沒想到”,張勇說了兩次。

這種沒想到,和十幾年前蔡崇信的沒想到形成呼應,也解釋了蔡當年放棄高薪,加入阿裏的最終原因。

“有天我問你(馬雲)能不能給我一份即將成為原始股東的名單?隨後我收到一份傳真,上面還有很多人,我真的感到很驚訝。基本上在馬雲公寓工作的所有人,從第一天起就成了創始人。馬雲將很大一部分股權讓給了創業團隊。從第一天開始他的心懷就是開放的,與人分享的。我真心佩服他。”

“這家夥有能力將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是個有影響力的領導者。馬雲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業,那就是最終說服我的原因。”

現在的馬雲看起來正逐漸將自己從阿裏剝出,但這是件復雜難辦的事,畢竟“阿裏從來不隻屬於馬雲,但馬雲會永遠屬於阿裏。”

下一代通信技巧5G,華為正式回應5G收費問題

眾所周知,5G是下一代通信技巧,相比4G,5G將會擁有更高速和更低延遲率兩大上風,而在這兩大上風加持下,5G也將大大提升社會效率,為人們的生活帶來更多的便利,而說起5G技巧就不得不提華為與高通,兩者作為5G技巧專利的兩大巨擘,為5G技巧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無獨有偶,近日網上也是傳來了一個新聞,有相關媒體稱華為頒布了自家的5G免費尺度,在5G時代華為將會按照智能手機零件價錢的4%收取5G專利費,一時間網上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少網友都表現這免費尺度太高了,隨著事情的不斷發酵,昨天華為也是正式回應了5G免費問題。

華為表現自家並沒有按手機零件價錢4%進行專利免費的計劃,可以說這條“華為頒布5G免費尺度”的新聞壓根是子虛烏有,別的華為還重申,將在技巧專利許可活動中,嚴格遵守公平、合理、非歧視的原則,不敲詐社會和產業,並將進一步推進5G專利累計費率比4G更低,更透明。

別的華為還表現:華為認為任何單一權利人按4%的免費都是太高的、不合理的。從華為的回應來看,華為照樣很富裕責任感的,不但自家不會太高收取5G專利費,還將推進行業5G專利費的降低,對此,另外一家5G技巧專利的巨擘高通應該是很尷尬吧。

根據前不久高通官方頒布的5G免費尺度,應用高通尺度需要專利加非尺度需要專利,而且隻支撐5G的手機,將會收取4%的專利用度,而應用高通尺度需要專利加非尺度需要專利,而且支撐3G/4G/5G的手機,更是會收取5%的專利用度,打個比方一臺3000元的手機,高通就要收上百元的專利費,怪不得蘋果要和高通鬧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