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擱淺的日落黃昏

  我曾站在陳舊的渡口,任由一段最美的年華,去辜負一場盛世的煙花,任由所有夢中的生死無話,在黃泉碧落中不棄,在策馬天涯裏不離,那些輕言放棄的青春,成為此生無盡的唏噓,唯我一人,在故事裏續寫結局。
  
  老家的畫已然入了秋,深秋的敘,初冬的寒,恰好揉在一起,只身一人,異鄉客旅,卻仍在夏季BB便秘的末端掙紮,我開始心疼我的秋袍,冬衣,為何還靜靜地躺在行李箱裏。
  
  穿著短袖,短褲,涼鞋,還像個驕陽下奔騰的孩子,在未央的十一月裏,恣意的過著我看似沉墜的生活,言:澳門中樂團要來與我們合作了,想著勢必是個絕好的機會,見見世面,開拓眼界,也借此機會在高手們的世界裏提升自己,我想我是欣喜的,在酬忙的日子裏,心思應該是平靜的,淡然的,然而……
  
  奮鬥的日子裏,什麼都是一紙空白,卻還是動了心思,不禁自責、慚愧、擔憂、悵然……想著曾誓言旦旦的說著不斷的增值自己,好過在那麼,亦或者是薄涼如水的羊腸小道,可以遇上那麼一個人,然後可以安然的,自信的默默訴說,我,是那個不斷進步、不斷成長的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如此的卑微至塵埃,開出殘花來。
  
  有時候,一個人的努力,是為了可以讓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也或是遇上更為優秀的你,可以如此不卑不亢,然而,我所有的努力,在我遇上你的那一刻,成為雲煙散去,看似那麼的遙不可及,那麼多積累下來的千言萬語,也敵不過所有的現實。
  
  懷著歲月的底色,自帶著那點相思,拾起那散落滿地的旖旎而心痛不已,我苦苦尋著流年裏那血管瘤手術麼一點姿色,也不過顯得如此之黯然,言:有些感情止於唇齒,而掩於歲月,殊不知風擁過的流年,經不起半盞青燭,花前佳人賦,也醉不得飛鴻幽穀,落影畫淒楚,千杯飲得詩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