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之交淡然更相宜

淺行於煙雨紅塵中,只因壹個不經意的眼神,便刻骨銘心,壹段美麗的相遇。漫步於人海茫茫中,只因壹抹清如水的微笑,便傾世傾心,壹段浪漫的邂逅。繁華塵世若水三千,相遇即是前世的緣。人生過客匆匆,只是在擦肩而過的壹剎那,驚鴻壹瞥,妳從此走進了我的世界。

同壹片天空下,平凡的妳和我,相遇相知共相守。不奢求轟轟烈烈的壯誌豪情,只傾心於沁人心脾的高山流水。不期望生生世世的海誓山盟,只醉心於妳樸實溫暖的話語。距離、不是我愛的界域。

有風的日子,我的思念會隨風傳遞。有雨的日子,我的祝願會伴雨飄灑。有月的日子,我的馨語會如月清靈。有妳的日子,溫暖相聚。身在天涯處,心與心共舞。

緣來則歡,緣去則散。相儒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遇見妳是我今生最美,相聚時妳我把酒同醉,我自知誰也不會為誰停留,為誰原地踏步,守候承諾的那壹場天長地久。我們之間,不需要誓言,那些承兌不起的謊言,終是煙消雲散。

君子之交淡如水,。妳不知我的憂傷,是我沒有打動妳的心房。妳不懂我,我不怪妳。我要妳知道,當我愛妳的時候,妳不懂得珍惜,若我離去,便是後會無期。

妳不知我的無助,是我沒有讓妳看清楚。妳不懂我,我不怪妳。我要妳知道,我落寞的時候,妳遲遲不來給予壹絲溫暖,當妳出現,我的心卻已雕零。

妳不知我的情意,是我沒有得到平等的真心。妳不懂我,我不怪妳。我要妳知道,當妳還在消化系統我身邊,我傾盡全心去守護妳,當妳隨時光遠去,是妳的不珍惜還是我的不挽留?淺淺相知,淡然則已。

迷途之雨季朦朧

從來不刻意的追尋,我們的世界裏有誰會來,又有誰會離開,也許多年後我們在彼此的年輪裏各安天命。——零度心跳壹場雨後,沈悶的空氣也清晰了很多,壹切會好的,這是白松三年前在晗玥病床前說的,可壹切到最後還是沒了會好的以後。

在A城生活了三年,對白松來說壹Советы туристам в Гонконге切都像三年前剛進來時壹樣什麽都是陌生的。在教學樓、宿舍、食堂三點壹線的生活裏,他不想去打擾別人如火如荼的大學人生,也不希望別人擾亂寧靜的自己。與世無爭,這是舍友張默給他的最好定義。也許人生經歷了壹些就會變的沈默,人的成長需要壹些傷疤印在生命的年輪裏。那些放著不疼不癢,壹碰就會痛的鉆心的傷疤,就像肚子裏的蛔蟲,總是在妳不經意的時候讓妳痛的無法忍受。

雖說白松和晗蕾已是三年的戀人的關系了,可三年裏彼此在壹起的時間加起來卻不到半個月。人們常說戀人分開久了愛自然不會在了,但他們卻壹直像剛開始的戀人壹樣,也許是他們都了解彼此,也許是有些故事本來就該唯美的,也許是壹個心裏裝著姐姐,壹個心裏裝著小玥玥。阿飛曾問過白松,關於他和晗蕾在壹起的事,白松也只是敷衍了幾句。其實三年前晗玥白血病病危的時候,曾交給白松壹封信,晗玥說等她離開了再拆。那天晗玥出殯,白松並沒有參加,可他卻是除晗玥親人之外最傷心的人了。松崽:

這是我最後壹次這樣稱呼妳了,這樣的開頭是不是有點不像我的風格了,可妳的護草天使真的要離開了,是不是有點煽情了呢?那請讓我再矯情壹次吧,千萬別流淚,不然我都不忍喝孟婆湯了呢。白松,妳知道的晗蕾是我的妹妹,也是我唯壹牽掛的人,我希望妳以後能像照顧我壹樣照顧她,妳是會答應我的對吧?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妳的,妳要相信我現在已經在妳身邊了。還有白松,請原諒我之前的自私,以為做那些是保護妳,卻不曾想傷妳更深,妳不會和壹個死人較勁的是吧?。

別了松崽,沒有我的世界,就像妳最後壹直對我說的,壹切會好的,而且妳必須要好好的,我在另壹個世界也希望妳好好的。不能陪妳到最後的小玥玥那封信,白松壹直留著,每次那些蛔蟲蠕動的時候,白松都會翻出來讀壹讀,也許那些熟悉的字跡可以暫時麻痹那些難以忍受的疼痛。

壹場雨後,沒有月亮的中秋。白松不經想到了王建的那兩句詩“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可轉念又成了那句,壹切會好的,是的壹切會好的。

(記得三年前,零度心跳開始寫《花路迷途》的時候是用了第壹人稱的,他把白松也賦予了自己很多的秘密,三年後卻不負責的把自己跳出了這個故事,任由裏面的人物壹壹死去,也許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小說裏生活的人物,不需要太多的思考,也不需要太多的抗拒,他們的命運早已在結局之前就有了結局,他們只需要沿著這條軌跡,慢慢地丟失靈魂。”,可他卻假惺惺的同情主人公用“壹切會好的”來欺騙他們和自我欺騙。